煤价将迎重大调整,再次探索煤电平衡点

煤价将迎重大调整,再次探索煤电平衡点

国家发改委提出上调煤炭中长期合同基准价,调整价格浮动范围的同时,也将扩大合约覆盖范围。

煤价高涨又暴跌之后,为保障全国煤炭稳定可靠供应,深入推进煤炭产供储销体系建设,国家发改委对煤炭中长期合同价格机制进行了调整。

在新出台的政策中,动力煤基准价或将从535元/吨,大幅提升至700元/吨,其价格浮动范围也调整至550元/吨-850元/吨,国家发改委还提出要强化履约监管。

对于突飞猛进的煤炭行业以及承压明显的电力行业来说,本次中长期合同煤价的确定相对平衡了双方的利益。分析人士指出,政策调整的背后,或许意味着政策对于煤企的态度开始转向,而电力企业能否将成本通过电价传导,也将影响到其的经营情况。

煤炭价格机制迎重大调整

近日,在日照举行的2022年全国煤炭交易会上,煤炭中长期合同制度迎来多项变化。

2016年以来,国内一直在推动煤炭中长期合同工作,按照“基准价+浮动价”的定价机制,此前5500大卡动力煤的基准价一直保持在535元/吨。

在交易会上,由国家发改委起草的《2022年煤炭中长期合同签订履约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正式公布。相较于此前的定价机制,《意见稿》中的中长期协议定价机制对基准价、浮动价的计算方式以及覆盖范围都进行了调整。

基准价方面,下水煤合同基准价暂按5500大卡动力煤700元/吨签订,非下水煤合同基准价按下水煤基准价扣除运杂费后的坑口价格确定,将浮动范围设定为550元/吨-850元/吨,并实行月度定价。

此前的浮动价由环渤海煤炭价格指数、CCTD秦皇岛煤炭价格指数、中国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综合确定,本次增加了全国煤炭交易中心综合价格指数。

据介绍,新的定价机制将选取四大指数每月最后一期价格,按照25%的权重确定指数综合价格,指数综合价格比基准价每升降1元/吨,下月中长期合同价格相应向上下浮动0.5元/吨,让中长期合同的煤价涨幅要较市场波动更为平缓。

此外,核定能力在30万吨及以上的煤炭生产企业原则上均被纳入签订范围,签订的中长期合同数量达到自有资源量的80%以上;在需求侧,要求发电供热企业除进口煤以外的用煤全部要签订中长期合同。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新闻发言人张宏表示,要求在中长期合同签订的过程中,对于发电用煤和供热用煤要实现100%的全覆盖,来保障电力用煤供应和冬季取暖用煤的供应。

为强化中长期合同履约监管,《意见稿》明确,2022年度中长期合同将全部纳入“信用中国”网站的诚信履约保障平台进行监管,国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将履约情况记入合同双方信用记录,并确定企业信用等级,根据信用等级实施分类监管。

探索电力与煤炭平衡

今年下半年以来,煤炭价格持续高涨,煤炭企业盈利水平大幅走高,但煤价已经远超电厂的承受范围。10月以来,在多部门的联合监管下,煤炭价格降幅超过50%,产煤区和煤炭生产企业都主动将煤炭价格大幅降低。

对于煤炭企业来说,主动降价意味着让出利润空间,而当前的煤价仍让煤电企业感受到压力,本次《意见稿》也在探索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之间的平衡,保障两大产业的稳定运行。

晋能控股煤业集团运销总公司副总经理黄永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面对当前的定价机制调整,作为煤炭企业尽管有一定困难,但还是能够接受的。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党委书记、常务理事长杨昆表示,在这次中长期协议签订过程中,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的积极性都很高,但由于今年电力企业严重亏损,就目前签订的部分合约来说,企业的经营仍然面临着比较大的压力。

有业内人士指出,基准价的上调对煤炭行业来说是利好因素,但对于电力企业来说,煤炭成本的上涨如果不能顺利通过电价传导,那么反应就相对消极一些。

今年下半年以来,煤炭供需局面偏紧形势持续许久,煤价逐步走高带动电力成本升高,多地能耗双控以及新能源发电不足等原因,导致多地出现限电拉闸的情况。

9月以后,多地对电价机制进行小幅调整。10月1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将燃煤发电交易价格上下浮动的范围扩大到不超基准价的20%,同时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设限。

随后,多地对分时电价进行调整,扩大了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的范围,顶格上调了尖峰电价,高耗能产业的电价涨幅甚至超过了50%。上述政策,都为电力企业传导成本提供了机会。

《意见稿》提出,各地经济运行部门要指导供需双方抓紧衔接,力争在2021年12月15日之前完成合同签订工作。

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网数据显示,在12月3日的签约现场,来自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地的煤炭企业和国内部分发电、供热、钢铁等企业签订了中长期合同,首批签约量超过2.6亿吨。

板块估值或进一步修复

往年动力煤价格多保持在500元/吨-600元/吨的价格区间,但今年价格最高涨至接近2000元/吨,现货价格甚至超过2500元/吨。虽然此后在保供和控价政策下,价格直接腰斩,但其降价历程在800元/吨徘徊良久,仍未降回往年的价格区间。

对于煤炭后续的价格走势,市场此前曾出现普遍的分歧。《意见稿》对基准价的确定,可以说给煤炭施加了一个托底作用。但在持续的高强度保供增产政策下,整体煤炭供应形势预计会转向相对宽松,煤炭价格能否继续坚挺仍是未知之数。

在12月3日当天,随着基准价调整的消息传出,整个煤炭板块全线飘红。

招商证券指出,本次价格机制调整或许意味着政策对于煤企的态度发生了转向。较长时间以来,政府对于煤企的态度总体呈中性偏负面,本次长期协议基准价的上调,或许是政府态度的一次转向,表明其对煤企高盈利的容忍度有所扩大。

展望未来,双碳政策下煤电预计将承担主要调峰任务,由此可能使原料端的煤企处于“相对高产能、产能利用率波动下降”的生产困境;而煤企也要承担能源清洁利用、转型绿色低碳产业的任务,这都需要足够的利润和现金流进行支撑。

中信证券研究部分析师祖国鹏认为,基准价的上调,有助于抬升长周期煤价中枢,也显示出政府对煤价的压制或将减缓;经历了9月中旬的大幅调整后,目前龙头公司具备明显的估值吸引力,在情绪改善的背景下,预计年内板块估值修复行情将进一步强化。

原创文章,作者:ssxxt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xz.hn.cn/116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