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暂停煤炭出口,是否会对国内冬季供暖产生不良影响?

印尼暂停煤炭出口,是否会对国内冬季供暖产生不良影响?

当地时间1月1日,印尼能源部高级官员里德万·贾玛鲁丁(Ridwan Jamaludin)当天宣布印尼1月禁止煤炭出口,以应对国内发电厂能源供应不足引起的大范围停电。分析指出,由于印尼是世界最大发电用煤炭出口国,这将对世界能源格局造成显著影响。该政策也迅速引起了印尼国内煤炭企业的消极反馈。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4日报道,印尼总统佐科1月3日解释说,煤炭和天然气生产商要优先考虑国内市场需求,而不是对外出口。

深感利益受影响的印尼煤炭开采协会(ICMA)批评新政策“仓促”,呼吁能源部撤销出口禁令。里德万称会于1月5日后重新评估该政策。因印尼官方政策摇摆,数十艘等待禁令结果的运煤船舶滞留该国海岸。

据印尼《印尼媒体报》(Media Indonesia)1月6日引述印度尼西亚煤炭和能源供应商协会 (Aspebindo) 总主席安加维拉(Anggawira)报道称,从1月6日开始,实现“国内市场义务”(DMO)程度在76%以上的煤炭生产商被允许再次出口煤炭。安加维拉也支持政府禁止未满足DMO要求的煤炭生产商出口煤炭。

何以至此?

所谓的印尼“国内市场义务”政策起步于2018年。根据印尼政府颁布的这项政策,煤炭企业必须将年产量的25%供应给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最高价格为70美元/吨(约合人民币445元/吨)——远低于市场价格。

印尼是世界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国,2020年出口量约达4亿吨。据BBC援引印尼能源部数据,印尼动力煤标杆价(HBA)去年连续上涨8个月,在11月超过210美元/吨,是政府限价的三倍;即便去年12月HBA跌至160元/吨左右,其仍是印尼政府限价两倍多。

与此同时,全球煤炭需求持续走高。法新社1日报道引述国际能源署称,新冠疫情后的经济增长推动全球对煤炭的需求在2021年创下历史新高,有关高需求将持续到2022年。国内外煤炭不断拉大的差价导致印尼煤企不愿意将煤炭供应国内,而更倾向于出口。

根据官方数据,印尼国内煤炭供应趋于紧张。据路透社1月1日报道,里德万表示,印尼多个发电厂获取的每月煤炭供应都低于DMO,这导致去年年末印尼出现了煤炭储备不足的情况。里德万称,倘若没有这项暂时的“战略性行动”(指出口禁令),印尼全国会发生大面积停电。

因此,印尼国内“煤不够用”并不是因资源紧缺而起:煤炭在价格政策影响下大量出口,进而不足以供应国内。

政策牵动印尼国内外各方利益

禁令一经发布便引起印尼社会各界反对和批判的声音。据《期货日报》1月3日报道,印尼煤炭行业对这一出口禁令颇有怨言,认为这可能会引发煤炭企业和国际买家之间的商业纠纷,进而损害印尼作为世界煤炭供应商的声誉。

另据BenarNews 1月3日报道,印尼工商会馆总主席阿斯加德·拉希德(Arsjad Rasjid)认为,“一刀切”地禁止印尼企业出口煤炭是不公平的,因为某些企业已经完成了向印尼国家电力公司供应煤炭的要求。有分析认为,印尼煤炭企业向国内电力公司供应煤炭的价格过低,将供应向出口倾斜仍是“正常的企业逐利行为”。

尽管如此,印尼官方态度仍显得强硬。佐科1月3日解释煤炭出口禁令时强调,煤炭企业应优先考虑国内需求,假使企业未能满足政府有关规定,其生产许可证将被吊销。

据《外交官》(The Diplomat)1月4日报道,煤炭出口禁令使得印尼政府把零售电价维持在较低的水平,印尼民众也能免受全球煤价波动的影响。在DMO政策框架下,印尼能源部已授权生产商优先供应PLN,以满足照明需求。

另据路透社1月4日报道,当日,PLN已获得约70万吨的额外煤炭供给。该公司表示,虽然已获额外供应,但其目标是储备量连续20天达到最低使用水平。至于还需要多少煤炭才能达到预期储备水平,PLN发言人表示无法立即做出回应。此前,PLN曾表示今年1月在原定份额外需要约510万吨煤炭才能避免大面积停电。

与此同时,作为东亚、南亚和东南亚等地区国家的重要煤炭出口国,印尼出口禁令引起了采购国的不满或疑虑。

路透社报道称,在日本冬季电量需求旺盛的情况下,日本驻雅加达大使馆1月5日敦促印尼能源部取消对有关禁令。“突施的出口禁令对日本经济活动和国民日常生活都造成了严重的影响。”日本大使馆在一封信中写道,日方要求已经完成煤炭装载的五条货船应该立即得到离境许可。日本驻印尼大使馆还补充指出,日本每月都从印尼进口约200万吨的煤炭。

印尼也是中国的最大煤炭进口国。据《期货日报》1月3日报道,2021年前11个月,中国共进口煤炭2.92321亿吨,同比增长10.6%,增幅较前10个月上升8.7个百分点。其中,印尼对我国出口1.78亿吨,占比约61%。

据BBC报道,国盛证券煤炭团队分析师张津铭测算称,去年中国自印尼月均进口动力煤约1600万吨,若印尼禁止煤炭出口,将影响中国动力煤有效供应的5.3%。彭博社援引摩根士丹利分析师Sara Chan称,目前中国冬季供暖需求达到峰值,国内煤炭产量已创纪录。不过,目前中国发电厂煤炭库存上升,面对印尼禁令有一定缓冲。

印尼曼迪利银行(Bank Mandiri)行业分析师艾哈迈德·库素马(Ahmad Zuhdi Dwi Kusuma)称,在煤炭储备减少的情况下,这项禁令将在未来数周内推高全球煤价,印尼煤炭出口国可能会转向俄罗斯、澳大利亚、蒙古等国采购。

禁令凸显印尼能源转型困局

《外交官》1月4日报道指出,印尼官方推出的煤炭出口禁令以及有关的行业争议凸显出煤炭在印尼的政治和经济重要性。据报道,煤电占印尼能源的60%;煤炭也占印尼碳排放35%,仅次于砍伐森林。

印尼总统佐科去年11月出席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COP26),并于会上承诺印尼将停止运行新的燃煤发电厂、在2056年之前逐步淘汰燃煤发电、在2060年或更早时候摆脱煤炭而实现碳中和。

印尼依赖煤炭的能源结构特点,对该国任何可再生能源转型都构成了挑战。路透社1月6日报道指出,虽然印尼岛屿众多、常年日照充足,但在G20国家的太阳能发电能力中印尼却排行最低。

东南亚经贸与发展专家詹姆斯·吉尔德(James Guild)曾在去年11月刊文称,虽然印尼有环保的野心,但是对可再生能源的应用却十分迟缓。2020年,印尼大约87%的电力来自煤炭、石油或燃气发电厂,12.7%来自水力发电和地热发电,仅0.3%来自太阳能、风能和生物质气化等可再生能源。

《外交官》刊文指出,印尼煤炭行业在2021年1至7月获得了价值380亿美元的出口收益,印尼政府也从保证稳定、低成本的电力供应中获得政治利益,这种依赖煤炭、可再生能源转型缓慢的能源格局并不令人意外。“他们控制供应,从而从控制价格,这不会被他们轻易放弃。”吉尔德写道,“在像印尼这样的国家,启动可再生能源的任何可靠计划都必须应对这些政治和经济现实。”

原创文章,作者:ssxxt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xz.hn.cn/126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