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梧州:连续三任局长充当“砂霸”保护伞,还有多名“内鬼”通风报信

广西梧州:连续三任局长充当“砂霸”保护伞,还有多名“内鬼”通风报信

1月5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了广西梧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委员朱钢案细节。

朱钢的问题主要出现在其担任梧州市水利局局长、梧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期间。因为朱钢的出手协助,致使该涉黑团伙超采、盗采河砂行为不止,甚至造成1人死亡、2人轻伤、3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

观海解局注意到,当地连续三任水利局局长也都曾为这个黑恶势力团伙“撑伞”。

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后落马

先来看看朱钢。

朱钢出生于1963年1月,其曾任梧州市水利局党组书记、局长,梧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案发前任梧州市人大常委会委员、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

交代一个背景。

2019年4月10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7督导组督导进驻广西,“打伞破网”提速,督导组进驻17天立案214件。

4月27日,广西纪检监察网发布消息:梧州市公安局副局长梁志伟、市人大财政经济委主任委员朱钢、市应急管理局局长覃振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网站消息披露,他们均因涉嫌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事后证实,获得他们“撑伞”的都是同一团伙。

2019年10月,朱钢被双开。通报指出其官商关系不“清”;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搞权钱交易,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充当涉黑涉恶人员“保护伞”。

2020年9月底,朱钢受贿、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至2019年,被告人朱钢在担任梧州市水利局局长及梧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先后为黎健坤、田某某、吴某某、唐某某等人在工程承揽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好处费210万元、金条2根(价值24.45万元),共计234.45万元。

朱钢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十年。

公安局长出面请托

从朱钢的庭审信息来看,2006年以来,黎健坤纠集亲属、朋友、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逐渐形成了有明确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通过实施盗采河砂、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非法聚敛了大量钱财,用以维系、支持组织发展壮大及实施违法犯罪。

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自2006年起,以黎健坤为首的54人涉黑团伙,长期垄断珠江流域梧州河段共约200公里河砂资源,组织非法开采、销售,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据统计,该团伙共计从事23起违法犯罪活动,造成了1人死亡、2人轻伤、3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

2020年9月16日,该案54名被告人被依法一审宣判。黎健坤被判处无期徒刑。

法院审理查明,黎健坤及其团伙,借助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包庇、纵容,对梧州市区桂江、浔江、西江水域采砂行业形成了垄断和非法控制,极大破坏了梧州市经济秩序、社会秩序。

这其中涉及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止朱钢一人。

朱钢的庭审信息曾显示,其于2011年7月至2016年7月担任梧州市水利局党组书记、局长。2011年中秋节前的一天、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黎健坤向朱钢提出请求关照茂林公司开采河砂生意的请托事项,分2次送给朱钢现金共计100万元。后在浔江Ⅲ标第二年标期内,朱钢明知黎健坤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在梧州市区存在超采、盗采河砂的违法犯罪行为,在时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经侦总队总队长李某某的请托及收受好处费情况下,不依法履行查处职责,纵容该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致使该组织获取巨额非法利益,成为该组织发展壮大的经济基础。

这个李某某,就是在梧州公安系统工作了27年,随后赴省厅任职,最终在玉林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位置上落马的李庄浩。

2020年11月,李庄浩因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至2017年,李庄浩直接或通过其妻子王岚曾多次收受黎健坤给予的财物,共计45.4万元。

接受异性陪酒服务的公安局副局长

再来看看梁志伟。2021年4月,梧州市纪检系统公布梁志伟严重违纪违法案例剖析。

其中显示,2004年8月,梁志伟在担任梧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后不久,在饭店接受了黎健坤的宴请。此后,梁志伟被享乐主义冲昏了头脑。2011年春节后,梁志伟接受黎健坤安排,在某大酒店的KTV唱歌并让黎健坤安排异性陪酒,且接受了黎健坤安排的异性服务。

以黎健坤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团伙为了通过盗采河砂获取巨额非法利润,一方面极尽拉拢腐蚀之能事请梁志伟吃喝玩乐,另一方面就是送钱给他。在2010年至2011年6月间,黎健坤为了在河砂开采中得到梁志伟的关照,如“进贡”一般,每月定期送给梁志伟5万元,连续送了十个月,共计50万元。此外,在中秋节、国庆节等节日,梁志伟收受黎健坤送给的现金共计32万元。

另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包括连续三任梧州市水利局局长在内的多名公职人员,充当黎健坤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或失职渎职,未能抵御住诱惑和“围猎”,最终落马。

文中称,曾先后担任梧州市水利局局长的莫奕坚、覃振明,都曾收受黎健坤财物,为其盗采、滥采河砂提供帮助。观海解局注意到,莫奕坚、朱钢、覃振明三人,就是梧州市水利局的连续三任局长。

2020年6月,莫奕坚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此外,梧州市水政监察支队7名协管员长期充当黎健坤的“内鬼”。每次到西江等河道巡逻前,都给黎健坤通风报信,帮助他及其团伙规避检查。报信者一次可获2000元酬劳。除了公安、水利部门,黎健坤还将行贿的触角伸进了金融领域。

2021年4月,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梧州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汤松,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6、7月间,时任农发行梧州分行副行长的汤松为了顺利晋升为梧州分行行长,接受黎健坤的建议,收受黎健坤送给的财物作为其职务晋升的“活动经费”,并承诺待其升任为行长后将会利用职权,为黎健坤参与农发行提供贷款资金支持的相关工程项目提供帮助。其中,汤松分别在居住小区门口处收受黎健坤送给的现金人民币300万元、在梧州市某茶庄内收受黎健坤送给价值人民币20万元的法国“路易十三”洋酒1箱。

原创文章,作者:ssxxt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xz.hn.cn/12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