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电行业再陷冰火两重天,部分电企资金链断裂!

矿山是否已经成为夕阳行业?未来矿山应该何去何从?

2021年上半年,煤电行业再次陷入冰火两重天的境地,煤价持续上涨,火电企业成本高企,盈利愈发艰难。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显示,26家上市火电企业中,有17家企业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跌。中电联发布的报告称,部分发电集团6月份煤电企业亏损面超过70%。

近日,大唐国际、北京国电电力、京能电力、华能集团华北分公司等11家燃煤发电企业联名给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发去了一封名为《关于重新签约北京地区电力直接交易2021年10-12月年度长协合同的请示》的文件(以下简称文件)称,部分企业经营困难,希望能上调电价。

中宇资讯分析师徐媛媛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上调电价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电厂压力,使得电厂对高位煤价接受度上升,缓和目前紧张的局面,但目前动力煤价格已涨至历史高位,远超电厂接受范围,因此,解决煤电矛盾关键还是看煤炭供应增量。

“提高电价肯定是可以缓和电厂的短期困境。”易煤研究院研究员杨洁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但上调上网电价还是终端用电电价也是一个问题,终端用电成本的上升会进一步加大目前宏观经济所面临的压力。

 

上半年煤价持续上涨,超六成火电企业净利下滑

今年上半年,在26家上市火电企业中,有超过六成的企业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滑,还有5家公司陷入亏损状态。

其中,金山股份上半年实现营收32.19亿元,同比下降6.1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6亿元,同比下降405.38%。

对此,金山股份表示,主要是受煤价上涨影响,公司火电机组度电边际贡献持续收窄,公司适时调整开机方式,发电量同比减少。

华电能源上半年营业收入约52.25亿元,同比减少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亏损约5.23亿元;基本每股亏损0.266元。

此外,京能电力、华银电力、豫能控股三家企业也同样因为煤价过高,导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

杨洁表示,由于煤炭供应紧张,下半年价格整体易涨难跌。缺口有机会收窄,但很难看到供大于求的局面。

徐媛媛也向记者提到,从供应方面来看,近期国家有关部门持续推进落实煤炭增产增供工作,陕西地区受全运会安全检查影响,供给受到限制,内蒙古地区月初煤管票供给宽松,预计后期产能释放速度加快,增产效果将逐步显现。但考虑到现阶段各环节库存均处于低位,刚需补库持续,供应仍有缺口。同时,“金九银十”的工业旺季带动煤炭需求增加,需求端对动力煤价格支撑仍较为强势。

 

部分企业资金链断裂,电企联名上书求涨电价

高煤价之下,火电企业的高成本困境愈发凸显。

上述文件称,今年以来,随着全国燃煤价格大幅上涨,并持续高位运行,京津唐电网燃煤电厂成本已超过盈亏平衡点(仅考虑燃料成本情况),与基准电价严重倒挂,燃煤电厂亏损面达到100%,煤炭库存普遍偏低,煤量煤质无法保障,发电能力受阻,严重影响电力交易的正常开展和电力稳定供应,企业经营状况极度困难,部分企业已出现了资金链断裂。

中电联7月份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已表明,6月份部分大型发电集团到场标煤单价同比上涨50.5%,煤电企业亏损面明显扩大,部分发电集团6月份煤电企业亏损面超过70%、煤电板块整体亏损。

为缓解燃煤发电企业生产经营困境,保证电力供应安全稳定,满足迎峰度夏和冬季供暖的民生需求,电厂联名提出,允许市场主体实行“基准价+上下浮动”中的上浮交易电价;促进重签北京地区电力直接交易2021年10月份-12月份年度长协合同,上浮交易价格;京津唐电网统调电厂优先发电权计划中“保量竞价”未能成交部分,执行各区域基准价等建议。

事实上,由于火电企业颇为艰难,已经有地区率先提高电价。

7月份,内蒙古工信厅、发改委发布了《关于明确蒙西地区电力交易市场价格浮动上限并调整部分行业市场交易政策相关事宜的通知》称,火电行业陷入“成本倒挂发电、全线亏损的状态”已严重影响到了蒙西地区电力市场交易的正常开展,并对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及电力平衡带来重大风险,因此,允许蒙西地区电力交易市场交易价格在基准价(每千瓦时0.2829元)的基础上可以上浮不超过10%(上限为每千瓦时0.3112元)。

此外,今年8月份,云南省电厂平均交易价同比提升9.38%;针对供需趋紧的形势,宁夏发改委已发布通知,允许煤电月度交易价格在基准价的基础上可以上浮不超过10%。

天风证券分析师表示,在电力市场化改革推进、电力商品属性提升的背景下,电力供需趋紧,电价抬升具备基础。

原创文章,作者:ssxxt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xz.hn.cn/25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