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陵江南充段长期存在大量违规采砂活动,胭脂鱼等土著鱼类数量明显减少

嘉陵江南充段长期存在大量违规采砂活动,胭脂鱼等土著鱼类数量明显减少

嘉陵江南充段长期存在大量违规采砂活动,导致嘉陵江水体自净能力下降,胭脂鱼等土著鱼类数量明显减少。9月27日,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通报的新一批督察典型案例中指出,四川省南充市嘉陵江流域存在着侵占岸线、废旧船舶滩涂拆解、违规采砂等问题,嘉陵江南充段生态环境遭到破坏,生物多样性受到威胁。

“长江流域开发与渔业可持续发展、水生生物养护及多样性保护的矛盾日益突出,已成为亟待解决的重大科学技术和政策问题。”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主任、研究员危起伟表示,长江珍稀特有物种众多,是我国生物多样性的典型代表,长江流域水生态系统保护对于国家生态文明建设和长江经济带高效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禁渔期”内违规采砂

土著鱼类数量明显减少

作为长江上游重要的一级支流,嘉陵江水生态环境安全事关整个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南充市地处嘉陵江中游,境内干流长约300公里,流域面积约1万平方公里,有嘉陵江南部段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等多个保护区。而督察组发现,近年来,嘉陵江南充段生态环境遭到破坏,土著鱼类数量减少,部分断面水质下降。

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金溪电站国考断面化学需氧量浓度逐年上升,烈面国考断面不能稳定达到水环境功能区划要求的Ⅱ类水质标准,个别月份甚至下降到地表水Ⅳ类。

2016年11月修订的《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实施办法》规定,每年3月1日至6月30日为全省天然水域禁渔期,在禁渔期和禁渔区内禁止挖沙采石。2020年2月,四川省农业农村厅进一步明确,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为常年禁渔区,禁止挖沙采石。

但督察人员却发现,南充市在编制河道采砂规划及年度实施方案时未落实上述规定,仅在嘉陵江南部段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内就设置了7处可采区。南充市所属的阆中市、嘉陵区等地甚至将3月1日至5月31日禁渔期列为可采期,导致嘉陵江干流南充段河道违规采砂行为有禁不止。

2021年5月13日暗查发现,有采砂船正在铧厂垭村附近嘉陵江南部段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核心区内违法采砂,破坏河道生态环境。

2021年5月,督察人员暗查发现,嘉陵江仪陇段新政电站附近、南部段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核心区内均有采砂船作业。

“大量违规采砂活动导致嘉陵江河床受损,水体自净能力下降,鱼类生存环境遭到破坏。”督察组指出。资料显示,近年来嘉陵江干流胭脂鱼等土著鱼类数量明显减少。

加工废水直排嘉陵江

江面漂浮大量油污

督察人员暗查时发现,嘉陵江阆中、蓬安、顺庆段非法占用滩涂拆解、维修废旧船舶现象较为普遍,作业过程中未采取任何污染防治措施,产生的废弃物随意丢弃,环境风险隐患十分突出。

2021年5月13日暗查发现,顺庆区嘉陵江沿岸滩涂存在多处拆解废旧船舶现象。

《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就已明确,废旧船舶滩涂拆解为淘汰类工艺,应当立即淘汰。

“南部县谢河镇汛期船只临时停泊点仍存在非法占用滩涂进行废旧船舶拆解、维修情况,附近江面油污漂浮痕迹明显。”督察进驻期间,督察组随机抽查发现,阆中市高家坝左岸下段砂石堆码场、高坪区龙门古镇砂石堆码场违规侵占岸线;蓬安县利溪砂石加工厂填河造地建设砂石堆码场,违规侵占水域12.59亩;南部县山鑫砂石厂直排砂石加工废水,造成附近江水浑浊。

2021年8月31日督察组抽查发现,南部县谢河镇汛期船只临时停泊点拆解、维修船舶导致附近江面油污明显。

2021年5月13日暗查发现,南部县山鑫砂石厂违规侵占嘉陵江干流岸线,加工废水直排嘉陵江。

督察组指出,南充市境内嘉陵江沿线占用滩涂拆解废旧船舶问题未能得到有效制止,南充市对此重视不够、推进不力,监督管理不到位。

侵占岸线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砂石超采率高达192%

实际上,在2018年四川省制定的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整改方案中就明确,要扎实推进嘉陵江等流域非法码头、非法采砂整治。四川省交通运输厅也做出要求,2019年底前对不符合规划的非法码头完成拆除和生态复绿,彻底腾退占用岸线。

但督察指出,南充市降低整改标准,放宽整改时限,阆中、嘉陵、高坪、蓬安等县(市、区)整改工作滞后,侵占岸线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大部分砂石堆码场直至本次督察进驻前才完成整治。

卫星影像显示,嘉陵区河西砂石堆码场整改期间码头项目明显增加,经督察组核实,入住企业数量由2018年的23家增加至2020年的35家。

“嘉陵区河西砂石堆码场不符合相关规划,违规设置泊位30个,占地523亩,侵占岸线1500米,早就应该取缔。”督察人员发现,该堆码场在整改期间变本加厉,入驻企业数量由2018年的23家增加至2020年的35家,砂石开采量由2019年的149.8万方增加至2020年的437.6万方,比当地政府批准的年度采砂量多出287.6万方,超采率高达192%。

直至2021年3月禁渔期前,该堆码场才停止生产,此次督察进驻前才完成取缔和生态修复。

专家:长江是我国淡水渔业的摇篮

濒危种的保护工作亟须加强

早在2015年,南充政协网就发布了一则《关于立法保护嘉陵江南充段生态环境的建议》的提案。该份提案提到,尽管2014年南充市人民政府就下发了《关于深入推进嘉陵江流域(南充段)生态文化旅游区建设的实施意见》,但2015年嘉陵江南充段沿岸的资源开发和保护依然存在严重问题。该份提案指出,嘉陵江南充段河道沙石资源无序开采、河道两岸无序的砂石堆放破坏两岸湿地与植被、工业污水直排嘉陵江等问题。

距离该份提案公布已过去6年,但南充市仍被督察组通报了上述问题。督察组指出,南充市及相关县(市、区)对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的重要性、紧迫性、整体性、系统性认识不足,贯彻落实长江大保护决策部署不力,没有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未能及时解决流域生态破坏、环境污染问题,监管失职失责。

长江渔业资源与环境调查项目于2017年开始实施,截至目前,已基本查清了长江渔业资源与环境家底。调查发现2017年至2019年,中华鲟、长江鲟、胭脂鱼、川陕哲罗鲑都没有自然繁殖活动发生。危起伟在其刊发的《生命长江未来可期》一文中表示,亟须加强对这些濒危种的保护。

“长江珍稀特有物种众多,是我国生物多样性的典型代表。长江还是四大家鱼等重要经济鱼类的种质资源库和基因库,是我国淡水渔业的摇篮。”危起伟认为,对于一些濒危种而言,由于其天然个体已经非常稀少,禁捕也很难修复或恢复其物种资源。必须采取增殖放流、栖息地修复、科学管理等一系列综合措施,才能有效恢复其物种资源。

原创文章,作者:ssxxt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xz.hn.cn/54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