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加快推动净矿出让 完善生态修复市场化投入

国务院:加快推动净矿出让 完善生态修复市场化投入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21年10月29日举行新闻发布会,请自然资源部部长、国家自然资源总督察陆昊,自然资源部副部长、国家海洋局局长王宏,中国地质调查局局长、中国地质科学院院长钟自然和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关志鸥介绍自然资源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砂石骨料网对相关问题整理如下。

自然资源部部长、国家自然资源总督察陆昊介绍自然资源部开展的工作情况:

一是贯彻党中央顶层设计,推动重大制度建设。牵头起草并报经中央研究审定、印发文件,建立了自然资源产权制度改革、多规合一的国土空间规划体系、统筹划定落实三条控制线、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天然林保护修复、林长制、严格管控围填海、不动产登记、完善建设用地二级市场、湿地保护修复等10多项重大制度。

二是强化重大基础性工作。第一,探索构建自然资源调查监测体系,全面反映地下资源、地表基质、地表覆盖和管理要素四个层面信息,通过统一坐标分层叠加。第二,统一自然资源领域的重要分类标准,统一用地用海分类标准,解决各类标准不衔接的问题。如陆海分界不明确、湿地分类不明、林地草地地类认定标准不一致导致的重叠交叉问题。针对矿产资源储量概念较多、内涵不够清晰,修改了储量分类标准。第三,组织开展一批重大基础调查和专项调查,精心组织完成了第三次国土调查,部里上百次研究部署,汇集了2.95亿个图斑,成果已经公布。同时开展了基础测绘、海岸线修测、地质灾害隐患、矿产、森林、红树林等调查工作。第四,加大地质调查力度,与市场主体共同努力,“十三五”期间新发现8个亿吨级油田,5个千亿方天然气田、5个千亿方页岩气田、311个大中型矿产地。
三是稳妥推进重大改革。统筹推进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改革,有序推进统一确权登记,开展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所有权委托代理机制试点,探索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自然资源资产情况。全面推行矿业权竞争性出让,根据技术原理将油气探采一体化制度推动实现,同时积极推进“净矿”出让,推动解决以往市场主体拿到矿权后仍要到很多政府部门办理各种手续、可能办成也可能办不成的问题。深化“放管服”改革,落实8个省级政府土地审批试点,解决审批周期长的问题。结合机构改革职能并入,土地、规划、测绘实行“多审合一、多证合一、多测合一”。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大家都知道,耕地是粮食生产的命根子,关系着国家的粮食安全。请问,8月底发布了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的成果,从成果上来看,我国耕地的保护形势目前是什么样?今后部里将会采取什么措施来严守18亿亩耕地保护红线?谢谢。

 陆昊:耕地保护的形势依然严峻:一是全社会有没有耕地保护重要性的认识。二是耕地“非粮化”管控方面的问题,是当前比较突出的问题。国土绿化、农业种植结构调整在耕地转为其他农用地的规则、节奏和管控上有问题。三是程序性、实质性违法占用耕地的问题仍然时有发生。四是一些地方在耕地的占补平衡要求落实上还不到位。五是政策法律还不够完善。过去的法律规定主要针对耕地向建设用地的转换管理,在农用地之间的转换管理规定是不够的。

针对这些问题,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准备出台一揽子措施,进一步强化耕地保护。

第一,不断完善耕地保护的法律制度。对过去空缺现在又急需的规则要进行补充,对过去规则中只有原则性规定的要求要进行细化,对过去一些不适用、不符合当前实际的条文还要进行修正,所以补充、细化和修正使各项法律规定要更加科学、简明、可操作。新的法律法规出台前的过渡期,准备及时出台针对性政策措施。

第二,科学确定目标,强化责任考核。当前,已经选择了五个省开展国土空间规划和三条控制线划定,特别是永久基本农田和耕地保护红线的划定试点工作。要充分暴露各种矛盾分歧,明确矛盾处理规则。要实事求是并带位置下达各地耕地保有量和永久基本农田的保护任务。通过五级规划,上下贯通,一定要使国家的“数”、省里的“数”与市、县的“图”和“线”能够吻合,真正做到保护目标科学,然后才能把责任真正强化起来。

第三,对耕地特别是永久基本农田实行特殊保护。按照现行的《永久基本农田保护条例》,耕地主要用于粮棉油糖菜等农产品生产,而且明确禁止占用永久基本农田发展林果业和挖塘养鱼等,这些规定要严格认真地执行。下一步,还要结合新修订的《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在耕地转为林地、草地、园地等其他农用地方面完善操作管理规定,也就是既要管“非农化”,也还要注意管理“非粮化”问题。

第四,坚持完善占补平衡。实事求是的落实占补平衡任务,县域内确实无法补充耕地时,可以在省域内补充,同时严格跨省补充耕地。严格补充耕地核实的认定,将所有通过验收的补充耕地项目逐地块的“上图入库”,在网上公开,接受全社会监督。目前,自然资源部的门户网站公布了2.1万余个补充耕地项目的信息。

第五,强化执法监督。现在是两个要害:一是多用技术手段。通过每半年一轮次的遥感监测发现问题线索;二是要动真的。在非法实质性占用耕地方面要毫不手软,严肃查处。

中国日报记者:机构改革以后,自然资源部负责统一行使国土空间生态保护修复的职责,请问这些年开展了哪些重点的工作,今后如何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国土空间生态保护和修复工作?

陆昊:第一,出台一些制度性的规定。特别是滨海湿地保护、天然林保护修复、草原保护修复、湿地保护修复以及鼓励和支持社会资本参与生态保护修复方面制度性的文件。

第二,编制实施了规划。经中央深改委审议通过,自然资源部与发改委联合印发了《全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的整体规划》,部署了青藏高原生态屏障区、黄河重点生态区等9个重大工程,47项重点任务。现在正在联合发改委编制专项的建设规划,去年和林草局印发了《红树林保护修复的专项行动计划》。

第三,林草系统全力持续推进国土绿化行动。

第四,组织实施生态修复工程。“十三五”期间,中央财政投入了500亿元在祁连山等地区开展了25个山水林田湖草的一体化保护修复重大工程。今年启动了“十四五”的第一批项目,自去年以来还实施了13个以红树林保护修复为主要内容的蓝色海湾整治项目,同时实施了渤海综合治理和海岸带保护修复专项行动。“十三五”期间,全国共整治修复岸线1200公里,滨海湿地34.5万亩,治理修复历史遗留的废弃矿山400多万亩。

下一步,我们考虑要从几个方面进一步来加强和改进国土空间的生态保护修复工作。

第一,进一步优化生态保护和建设的格局。考虑按照因地制宜的原则,通盘安排未来生态退耕、国土绿化等生态建设,科学确定并带位置下达绿化任务。同时,对不符合自然地理格局的一些土地利用方式,逐步进行调整。

第二,进一步提升生态保护修复工作的科学性。当下,比较突出的问题就是生态保护修复过多的关注景观功能,这个逻辑次序一定应该是安全功能、生态功能,最后兼顾景观。

第三,探索和完善生态保护修复的市场化投入机制。只靠财政资金,无论如何是完不成这项重大任务的。所以,自然资源部研究明确了《关于鼓励和支持社会资本参与生态保护修复的意见》,很快中央会印发这个文件,要积极探索利用市场化方式来推进矿山生态修复,开展全域土地综合整治试点等各项工作,包括海岸线的修复利用。

第四,要完善生态保护修复的法律制度和标准规范。还要继续配合立法机关推进矿产资源、草原法、自然保护地、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国土空间规划等方面的立法或者修法工作,特别注意加强现在的山水林田湖草沙一体化的生态保护修复的规范和标准,与各地一起不断探索规范,把这项工作做得更好。

人民日报记者:科学划定并严格管控生态保护红线是守住自然生态安全边界的一个重要举措,请问自然资源部在这方面做了哪些工作?下一步会有哪些打算?

陆昊:资源资源部、生态环境部、国家林草局一起,对已经划定的15个省生态保护红线进行了评估和调整,对其他16个省开展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工作。

针对各方面反映的突出问题,最重要的还是要坚持实事求是,稳妥推进生态保护红线的评估和划定工作,主要有几条:

一、坚持尊重科学,应划尽划,但不预设每一个行政区域的划定比例。基于生态功能组织开展生态保护重要性评价,优先将水源涵养区、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水土保持、防风固沙、海岸防护等生态功能极其重要的区域,以及水土流失、沙漠化、石漠化、海岸侵蚀等生态极脆弱的地区划入生态保护红线。立足自然地理格局,科学坚持应划尽划。在比例上不做硬性规定,从结果上看,目前最高的省份超过50%,但也有的省只有7.2%,这都是尊重了所在行政区域的自然地理格局形成的客观结果。

二、坚持问题导向,重点解决人为活动矛盾和冲突。这个规则还是要按中央要求,要科学、简明、可操作。根据党中央精神和地方的实际,研究制定了10余份文件,出台了大概100多条规则,分类处理生态保护红线与永久基本农田,镇村、探矿权、采矿权、人工商品林、线性基础设施建设的冲突和矛盾,明确后续管理要求,在划定的过程中,大概处理的各类空间矛盾冲突49.3万平方公里。

三、坚持协调联动,统筹推进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与生态保护红线的划定。目前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最高量级是国家公园,第二量级是自然保护区,第三量级是各类自然公园,这三部分构成了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自然保护地体系全部纳入生态红线划定。此外,还要将一些重要的战略留白的区域划入生态保护红线。同时在划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生态保护红线的核心区和一般控制区之间差别化的政策管理,避免因为简单化将各类矛盾和冲突带入到保护红线,无法真正管住。

目前,已联合生态环境部和林草局向国务院上报了31个省份的生态保护红线方案。主要有三方面构成:一是整合优化以后的自然保护地。二是自然保护地外的生态功能极重要、生态极脆弱的区域。三是目前基本没有人类活动,具有潜在重要生态价值的战略留白区。集中分布于青藏高原、天山山脉、内蒙古高原、大小兴安岭、秦岭、南岭以及黄河流域、长江流域、海岸带等国家重要生态安全屏障和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涵盖了大部分天然林、草地、湿地等典型的陆地自然生态系统以及红树林、珊瑚礁、海草床等典型的海洋自然生态系统。

下一步,将结合各级国土空间规划编制,对全国的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成果进行检验和完善,纳入国土空间规划一张底图,作为国土空间用途管制的基本依据。同时,进一步完善生态保护红线相关的管理规则,细化人为活动管控,确保生态保护红线要划得实、守得住。

原创文章,作者:ssxxt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xz.hn.cn/90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