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限价是对动力煤领域“市场失灵”的纠偏

行政限价是对动力煤领域“市场失灵”的纠偏

近期,动力煤成为我国经济与社会生活的焦点,主因动力煤价格非理性大幅上涨导致国内部分地区出现“限电”现象。回顾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全球流动性极度宽松推动全球宏观经济复苏,叠加我国率先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动力煤期货自2020年4月以来一路上行,在2021年10月19日冲高至1982元/吨,与9月初相比涨幅高达127.29%。

针对动力煤价格非理性上涨,10月19日下午国家发改委指出,“目前价格涨幅已完全脱离供求基本面”,“依法严厉查处资本恶意炒作行为并公开曝光,有效维护市场秩序”。以上表明国家发改委认为资本的投机行为是近期动力煤价格非理性上涨的主要推手。

只有站在宏观经济基本面的“风口”上,才能更好地理解本轮动力煤投机行为。第一,原油与动力煤同属能源类,二者存在比价关系与替代效应,8月下旬以来国际油价大幅上行在较大程度上拉升动力煤价格。第二,9月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PMI录得54.10,连续15个月位于荣枯线之上,表明全球宏观经济依旧处于复苏进程之中,推升对包括煤炭在内的全球能源的需求。第三,在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的背景下,动力煤在产能方面面临较大的收缩压力。第四,虽然夏季用电高峰已过,但是冬季用煤高峰即将来临。

在宏观经济面临诸多利好,9月以来动力煤价格上涨预期进一步强化的背景下,来自多方面的投机力量联合推升动力煤价格。第一,在供小于求,动力煤价格上行的背景下,部分煤矿实行“价高者得”的竞价机制,从源头进一步推升动力煤价格。第二,动力煤从生产出来到消费地经历了汽车短途运输、铁路运输以及船运等运输环节,在汽油价格不断上调以及海运费高涨的背景下,动力煤运输成本不断攀升。第三,在高额利润的驱动下,依靠赚取价差盈利的贸易商囤积动力煤并控制出货节奏,逐步推高动力煤价格。第四,期货市场投机力量依靠专业研判能力,在早期布局动力煤期货,利用国际油价上涨以及冬季用煤高峰来临的契机,拉升动力煤期货价格。第五,部分能源咨询机构存在未使用真实交易价格等情况,推波助澜,误导市场投资行为。

当前动力煤价格高位回落,我们认为中短期之内动力煤价格上行概率较低。第一,10月19日下午国家发改委释放调控风声,动力煤期货价格应声下跌,随后出现4个跌停板,表明市场看空情绪十分强烈。动力煤价格之所以大幅下跌,一是国家出台严厉的调控政策,二是前期获利盘获利了结,三是做多动力煤价格在道义上并不占据主动地位。第二,国家管控措施大概率落实落地,对动力煤价格形成有力压制。一是我国煤炭企业绝大多数是国有企业,具有高且强的政治觉悟。二是三季度我国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产能利用率为74.20%,还有扩产上行的空间。第三,在疫情之前长达5年的时间里,动力煤期货价格从未超过750元/吨,可见动力煤的成本远低于750元/吨。对比当前动力煤1000元/吨左右的价格,尚有至少33.3%左右的盈利空间。

动力煤行政限价不仅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而且符合西方经济学思想,是在履行纠偏“市场失灵”的职责。首先,动力煤投机行为违背“共同富裕”这一社会主义本质要求,违反“鼓励勤劳创新致富”这一原则,属于“加强对高收入的规范和调节”的对象。其次,亚当·斯密认为“让人们追求个人利益将有益于整个社会”,但是当前动力煤市场中投机者对私利的追求,已经严重威胁社会公共利益。因此,动力煤投机行为在根本上违背了西方经济自由主义的经典教义。最后,动力煤价格非理性上涨一方面导致部分投资者穿仓破产,引发社会问题,另一方面推升发电企业供电成本导致限电,对宏观经济形成较大压力。在此背景下,我们认为动力煤价格创新高引发“限电”是“市场失灵”的体现,需要政府“有形的手”对市场“无形的手”进行纠偏。

原创文章,作者:ssxxtong,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xz.hn.cn/9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